千机_一个扔心情的地方

早开的晚霞

练习作注意!没写完还伤眼警告!总的来说就是这个人想虐结果发现自己不会虐…

从cos文案字数慢慢飙升结果变成了一篇不知道叫什么好的玩意儿【不… 反正这篇是这辈子都写不完了所以私心打个tag。。。有开头有结尾中间没写完的估计就只有我了。。。。


脑洞+歌词来自【林宥嘉 早开的晚霞 歌还是很好听的www 【滚!!!'】







『天要黑了吗 要告别了吗』
『能不能多留一下 别管那晚霞』
『反正我比你更熟悉那黑暗』
『没有你陪 我也得回家』

被鸟鸣吵醒的罗德里赫带上眼镜,低血糖让他有些迷糊,直到看到了趴在自己床头的一个白色脑袋....

"给我起来!大笨蛋先生!"一瞬间的怔愣之后,罗德采取了最合适对待基尔的方式:拿起床边未读完的书砸上了那颗耀眼的脑袋

"本大爷只是看你睡得香所以发了慈悲没打扰而已你就是这么回报的吗贵族少爷!"等到基尔能顺溜的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罗德每天的练琴时间了。

"。。。"回答他的不出意外只是钢琴声...头还有点晕乎的普鲁士人耸耸肩,百年难遇的读懂了空气,决定不再开口...

"好吧,所以你今天有事吗?基尔伯特。我弟弟天下第一。先生?"

"当然有啊(⊙v⊙)" 这倒是罗德预料外的回答
"哦?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他问道。

"是这样的,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在给west做蛋糕的时候"。。。艰难压下「我去这个笨蛋居然想做甜品你特码在逗我?!!」之类不符合自己形象的想法后罗德决定以严肃的面部表情表示他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心血来潮准备去「炸厨房」做甜点?"

"恩。west的生日快到了,本大爷决定送他一个黑森林蛋糕!怎么样这礼物帅气吧?!!"

。。。「谁能帮我把这个蠢货赶出去。。。」




『你不舍得吗 你会想念吗』
『如果想到我会哭 你会心疼吗』
『有谁来教我 忘记你的方法』
『你的笑啊 和你的泪啊 还有血红的晚霞』

直到蛋糕的基本雏形已经完成了罗德里赫都没有太接受「基尔伯特在做蛋糕」这个设定。尽管那个普鲁士人别扭的穿着他的围裙「还因为小了一号显得十分滑稽」脑袋和脸上还不知何时粘上了蛋糕粉

"好了现在可以放进烤箱烤了"

"欸这不对啊!怎么是个圆的啊west做给我的都是三角形的"
"。。。那是因为还没切"
"那也不对啊奶油的巧克力呢樱桃酱呢?"
"。。。你到底烤不烤啊大笨蛋先生!"
"好好好!这不就问问吗,被宠坏的贵族少爷真是。。。"
"。。。"「谁来把这个蠢货扔出去啊啊啊!」

『你不舍得吗 你会想念吗』
『如果想到我会哭 你会心疼吗』

在屡败屡战第三次烤出来一坨碳化的黑色不明物后,基尔终于妥协接受了小少爷提出的「只负责在蛋糕胚上裱花」的建议。

"明明步骤都一样,烤箱刚刚还炸了,为什么少爷你就烤的出来啊这不对啊?"

"闭嘴拿好你的奶油刀!是横着抹的!别把刀尖对着我啊笨蛋先生!" 罗德感觉维持他的素养越来越困难了「躺」


『所谓的宽容坚强我做不到啊』
『往后的寂寞年华怎么去消化』
『我没有给你翅膀 你为什么要飞翔』
『剩我一个人 听他们劝我 你在天堂』

在罗德觉得自己受到了比烤箱更大的磨难之后,终于出来了两块成品「还有5块被抹得脏兮兮的小蛋糕,小少爷和笨蛋先生被迫把他们当作下午茶的甜点」







【待补】
『晚谢的我的黑发在哪里落下』
『早开的你的夕阳美得不象话』
『好端端在我摇篮 流浪到什么天堂』
『若我 想抱你 要怎么到达』


晚上,罗德读他的书,伊莎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电视剧。剧中,悲情的女主回忆着他和男主人公初遇的画面等着那个男人回到他身边,伊莎在一旁嘀咕着:这种人怎么这么傻呢?

罗德盯着男主浅到发白的金发愣了会神,难得的附和了一句【是啊,多傻】说罢不管伊莎诧异的眼神,重新把头埋进书页中了。

【你也真是傻得可以了】他对自己说,手轻轻的触碰着自己的胸口.

此时是1971年 普鲁士消失已有一百年,彼时战场上的鲜血和汗水早已消失不见,此时罗德里赫护在胸前的铁十字,却仍然熠熠生辉。

被鸟鸣吵醒的罗德里赫带上眼镜,低血糖让他有些迷糊,直到看到了趴在自己床头的一个白色脑袋....

【给我起来!大笨蛋先生!】一瞬间的怔愣之后,罗德采取了最合适对待基尔的方式:拿起床边未读完的书砸上了那颗耀眼的脑袋

【本大爷只是看你睡得香所以发了慈悲没打扰而已你就是这么回报的吗贵族少爷!】等到基尔能顺溜的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罗德每天的练琴时间了。

【。。。】回答他的不出意外只是钢琴声...头还有点晕乎的普鲁士人耸耸肩,百年难遇的读懂了空气,决定不再开口...

【好吧,所以你今天有事吗?基尔伯特·无所事事因为我有个能干弟弟·先生?】

【当然有啊(⊙v⊙)】 这倒是罗德预料外的回答【哦?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他问道。

【是这样的,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在给west做蛋糕的时候】

艰难压下【我去这个笨蛋居然想做甜品你特码在逗我?!!】之类不符合自己形象的想法后罗德决定以严肃的面部表情表示他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待补】

晚上,罗德读他的书,伊莎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电视剧。剧中,悲情的女主回忆着他和男主人公初遇的画面等着那个男人回到他身边,伊莎在一旁嘀咕着:这种人怎么这么傻呢?

罗德盯着男主浅到发白的金发愣了会神,难得的附和了一句【是啊,多傻】说罢不管伊莎诧异的眼神,重新把头埋进书页中了。

【你也真是傻得可以了】他对自己说,手轻轻的触碰着自己的胸口.

此时是1971年 普鲁士消失已有一百年,彼时战场上的鲜血和汗水早已消失不见,此时罗德里赫护在胸前的铁十字,却仍然熠熠生辉。

9 crime

your love is sertisfy.
love you is a serious crime.
i've been never broken the law,you know?
but i love you, yes i do.

用在哪里啊我日!!!!

那两个笨拙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最后如大家所想的那样没有在一起

其实是普奥文案的开头.......嘛都写出来了做个纪念咯【lo上啥都没有的某人...】 大概算虐...?




【怎么乐谱都拿不稳啊我的少爷,掉进湖里你会哭吧?】

太阳西沉月亮露出脸来 天气从严寒到春暖花开
两百年前望入那双眼,心中长出一片海。

【别扭什么啊好啦来牵着我的手,再不牵我就收回来了哦~】

太阳西沉月亮露出脸来,天气从严寒到春暖花开,
我犹豫的手才刚刚伸出来,你已不在。

洛夫特啦就这样就好√